老婆大人别想逃全,国色生辉

三蛋推荐阅读

老婆大人你好乖,我的世界分你一半
特种奶爸俏老婆, 落花时节逢君
我的傻白甜老婆,天之骄女

童玲想见一次林江远,一次就好。

她最后一次见到他,还是10年前。

那天,林江远执意上了火车。

“江远,只要你说一声,我就和你一起走!”

童玲死死拉住林江远的手,泪眼婆娑,凌乱的头发沾湿在脸颊,目光却亮得如两颗星星。

林江远面无表情,他把童玲的手一个指头一个指头地掰开。疼痛,从指头传到心里。

老婆大人别想逃全

火车呼啸而去。

童玲僵直地垂下空举着的两只手,颓然坐在地下,失神地望向远方。远方,铁轨延伸消逝在灰蒙蒙的天空下。

她知道,这一次,他们是真的分别了。

但这不能怪她,她是真心爱着他的。爱他的温柔体贴,爱他的才华横溢,爱他阳光俊朗,爱他出身微寒却努力上进。

但这能怪父母吗?从小把她捧在手心的父母,怎么愿意让她嫁给一个一穷二白的农村凤凰男?“要嫁给那个穷鬼,我们就死给你看!”父母撂下狠话。

童玲夹在爱情和亲情中,左右为难,踌躇难决,林江远痛苦万分。

“要不,咱们……生米做成熟饭,我要是怀了你的孩子,我爸妈说不定会同意的。”

童玲家教甚严,林江远也充分尊重女友,交往两年,二人还没有突破最后的界限。但看着迅速憔悴下去的林江远,童玲终于放下少女的矜持,羞红着脸依偎上来,她的手臂颤抖着,软软的缠到了林江远的腰上,温湿躁动的气息,在林江远的脖子里缠绕。

“玲玲……”

林江远的血一下涌到头顶,他面红耳赤,呼吸急促,笨拙握住了她胸前的绵软。

童玲浑身颤栗,一半紧张一半渴望。

但林江远突然一把推开了她。

“玲玲,我不能……你走吧!”林江远哑着嗓子,浑身抖得筛糠一样,声音里有一种裂痕般的尖锐和起伏。他慌乱地把褪下于地的衣服,胡乱地给童玲穿上,然后粗暴地把她推出了简陋的出租屋。

童玲捂着脸,在门外啜泣了很久,但林江远始终无声无息。那间储满他们欢声笑语的屋子,再也没有开过。

第二天,林江远毅然决然的离开了。童玲闻讯追到火车站,依然没有追到她想要的爱情。

2

这几年,林江远屡屡入得她的梦中,尤其是林江远那晚咣当关掉那扇门的声响,总在午夜惊醒她。

每每这时,老公所在的位置,常常空无一人。

“这个恶心的男人,今晚在又哪里寻欢作乐?”童玲心里掠过悲凉。

“你不喜欢我碰,还让我憋死不成!”老公对自己那点破事,一直理直气壮。

童玲不愿争执,徒增尴尬。

当年,她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被老公粗暴的得手的。自此,对那事就有了恐惧和膈应,生了孩子后,更是能躲就躲,能推就推。后来生病手术,偶尔老公兴致来了,也不管童玲愿不愿意,霸王硬上弓,完事后,不知是身体问题还是心理因素,童玲就不停呕吐。

“我就那样让你恶心?”几次后,老公开始黑脸。自己好歹也是小有成就的国企领导,单位里,不乏女人献媚。他觉得童玲是在用这样的方式埋汰自己,也就从此不碰童玲,只管自己在外逍遥快活。

“你少管闲事,多管管自己活得了多久吧。我没有把女人带回来,已经对得起你了。”童玲偶尔说说他,他就撂下这样的话,呛得童玲心口一阵阵绞痛。

婆婆发现端倪,却只心疼自己儿子,埋怨媳妇不尽夫妻之道。

童玲选择了装聋作哑。是的,生死面前,一切都不是事,随他去吧。

只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宽大的卧室显得格外空旷寂寥,往事会纷至沓来。她会想起那些甜蜜的过往,那个意乱情迷的时刻。

她看看镜子里的自己,脸色憔悴,虽还保留了少女时的眉眼娇俏,但眼角的细纹依稀可见。她把目光移到胸部,长长地叹口气,百无聊赖地倚在床上。


3

要是当初,自己嫁的就是林江远呢?

睡不着的时候,童玲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想着想着,心里又开始五味杂陈。

这十年,林江远未曾给她半点讯息。他像从她的世界凭空消失了。

童玲是不惧与他风雨同舟的,可他却选择了当逃兵。

童玲大病一场后,在父母的安排下,和现在的老公开始相亲。那个男人大献殷勤,童玲始终郁郁寡欢,波澜不惊。

男人等不及,一个晚上,借着酒劲,硬要了童玲。童玲很快怀孕,她不哭不闹,傀儡般任父母操办了体面的婚礼。

双方门当户对,家境殷实,孩子乖巧伶俐,有双方老人尽心照看。老公在外人面前,也还表现不错,在不知情的人眼里,就是岁月静好的模样。

只有童玲知道,自己对爱情的憧憬,在林江远在出租屋里把衣服一件一件给她穿上,在火车站台,把她的手指头一个一个掰开的时候,已经幻灭。自己对婚姻那一丁点的期望,在老公只为自己泄欲,从来不顾及她的感受开始,已经熄灭。

她以为,自己就要这样心如死灰地过一辈子了。

但她居然在新组建的同学群里看到了林江远的名字!

几多惊喜,几多激动,几多忐忑,她加了他,备注信息里标注了真名。

那边却迟迟未接受,同学群里,却再找不到他的头像。他退群了!

屈辱涌上了童玲心头。

林江远,我童玲哪里对不起你了?你就这样像躲瘟神一样躲着我?

有本事,我死了,你都不要来看我一眼!

想到死,童玲鼻子一酸,很久不曾流的泪水,奔涌而来。

是的,童玲觉得自己死期将近了。乳腺癌,熬过四年半了,这一阵,身体每况愈下。这些年,放不下的过往,不如意的婚姻,在父母面前的强颜欢笑,早已让她的身体风雨飘摇。


4

林江远再一次销声匿迹。

老公却发现了童玲加林江远微信的申请。

“好一个念念不忘!太令人感动了!我就成全你们,离婚吧!”老公阴阳怪气,终于如愿以偿的欣喜掩饰不住地流溢出来。为这一天,他等了很久,总算抓住了把柄。

老公对当年林江远和童玲的事是有所耳闻的。童玲的初夜虽然给了他,但他依然不相信她和林江远谈了两年恋爱依然清白,更不相信他们会再无联系。猜忌,像横亘在童玲头上的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

“好的。”童玲淡淡地说,不喜不悲。

她知道,老公从未相信过她,后来她生病,他更是嫌弃,治病花去了大半家底,也让他耿耿于怀,婆婆也颇有微词,做脸做色,只是碍于双方家长的交情,他们不便做得太过分。

但他明知她生病,厌恶那事,还要强来,不过是逼她自己知趣走人罢了。

童玲怕父母知道自己的婚姻如此不堪,伤心难过,反正也离死不远了,就熬着吧,何必折腾呢。但这次老公发现她的微信申请后的嘴脸,她知道,熬不下去了,虽离死不远,尊严总还要的。

童玲离婚了。

她终于明白,不和谐的婚姻,如同癌细胞,早清除早好。

还有那段自作多情的初恋,最终,不过是一个人的独角戏,也早该清除了。

童玲办理了病退,搬离了老公家,在郊区找了个清净的院落,清除了一切社交软件,把那个保留了10年的电话号码也换了,跟过去彻底告别。

没有了纠结,童玲每天在鸟鸣中醒来,多活一天的喜悦又涌上心头。


5

那天,童玲是被敲门声惊醒的。

敲门的声音很轻,似乎怕打搅了她的梦。

童玲打开门,门口站着一个风尘仆仆的男人,他的脚边,立着一个大的旅行箱。

隔着十年的岁月,隔着厚厚的口罩,但她还是一眼认出了他——林江远。

那双细长晶亮的眼睛,曾多少次出现在她的梦里,深情地凝视过她。

童玲张着嘴,说不出话。

“玲玲……”林江远的喉头抽动着,也说不出话。

“玲玲……你瘦了好多……”林江远伸出手,将童玲紧紧揽在怀里,像要将她嵌进骨子里。他身上的温度和气息,让童玲一阵眩晕。

“玲玲,我现在无家可归,可以住你这儿吗?”

林江远回头把想他的箱子拖进来。

“不,你走吧。我不需要你,我早忘了你了!”童玲定了定神,冷冷地说。

“玲玲,你听我解释……”

“不要不要,你滚!”童玲突然歇斯底里。她把林江远拼命的往门外推,但因为身体虚弱,她一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林江远瘫坐在地上,哆哆嗦嗦地点燃一支烟,他的眼圈红了。

“玲玲,对不起……”林江远艰难地开口了。

当年,童玲一心一意想要嫁给林江远,甚至不惜将生米煮成熟饭,逼父母就范。

可童玲的父母找到了林江远,竭尽辱骂和威胁,还捎带骂了他的父母祖宗。

林江远好歹也是名校高材生,那时也年轻气盛,哪受得了这样的窝囊气。自己家徒四壁,还有常年卧床的父亲,更无勇气带着童玲私奔。

自己既然无法给童玲幸福,让童玲留着清白之身另觅佳偶,是对这段感情最好的担当。

“玲玲,这些年,我事业小有所成,但无心恋爱。我一直在悄悄打探你的消息。听说你嫁得不错,我就不敢联系你,怕打搅了你的幸福。”林江远摁掉烟,认真地看着童玲。

“玲玲……我对所有女人都提不起兴趣。我一直记得那晚……”林江远目光灼灼,眼里的火苗闪闪闪烁。

“那晚?”童玲无声地笑了。她的眼角有了泪光。

“那晚,你要是勇敢一点,我会走到现在?”

“玲玲,给我弥补的机会,好吗?”林江远再次想要揽她入怀。

“弥补?林江远,来,你来看看,还有那晚的兴趣吗?”童玲脸色惨白,她笑着退后一步,缓缓地解开上衣。

她的右乳已经完全切除,碗口大的紫红疤痕凹凸不平,像雪白皮肤上的爬了一只丑陋的巨型蜘蛛,令人触目惊心。

林江远上前一步,左手搂住童玲,右手盖在了那只蜘蛛上,一股温热,从胸部漫延开来。

“玲玲,你受苦了!这些,我都知道了。昨天,耐不住思念,我到你家楼下,本来想来悄悄看你一眼就走,今后再不回来了,但碰巧遇到了你的妈妈,她都告诉我了。还疼吗?”他小心翼翼地抚摸着伤疤,泪光闪闪。

“那,你还来?”童玲的眼里蓄满了泪水。

“你已经单身,我又未婚,为什么不能来?反正,我是不走了,有本事,把我掀出去啊。”

林江远把他的行李箱咕噜噜地拉进来,撒赖般地望着童玲。

“你想走就走,想来就来,你当你是谁啊?”童玲撅起嘴,别过头,大滴的泪,悄然滑落。

“我是林江远,玲玲的初恋,我从很远的地方来,我要到玲玲未来的人生里去。报告玲玲,你的哲学追问,我回答完毕!”

童玲噗嗤一声笑出来,瘦削的脸上,漾起两朵红晕。

“对了,我已经联系了上海一家最好的医院,乳腺癌治愈率全国最高。一切准备就绪,过几天,我们就过去。”

林江远把童玲的上衣扣好,把她裹进了自己的大衣里,一如当年热恋时。

窗外,一条开满野花的小路蜿蜒着,通向碧草蓝天相接处。



三蛋一周重点

中超控股:关于控股孙公司获得发明专利的公告
中金网 0727 晚间公告汇总:吉林森工一季度由盈转亏
中铝集团电子招投标平台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票据递送服务公开招标公告
中国重庆市江北区重庆市江北区建新东路290号,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地址

三蛋其他阅读

德尔斐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