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的贴身高手, 只是对你认了真

三蛋推荐阅读

捡个校花做老婆,姑姑在上
老婆大人你好乖,我的世界分你一半
老婆大人别想逃全,国色生辉

7月2日的夏天,气温节节攀升,在万里无云的蓝天衬托下,太阳的光芒变得愈发耀眼,只是在太阳底下站了一会,皮肤即感受到晒伤般的刺痛。

今天是初一暑假前的结业典礼,仪式结束后,我刚走出学校不远,便被同班的几个男同学拦了下来。

“高子健,刚才是你向班主任告发我们在厕所抽烟的吧!?”带头的付润东,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气势汹汹地说道。

校花的贴身高手

“没有,我刚才是去找班主任问夏令营的事情。”我哼了一下鼻子,不以为然地说道,“我没兴趣管你们那些无聊事情。”我用力甩开了他的手。

“你还不承认!?看来上次对你还是太仁慈了,”他左右甩了甩脖子,身旁的几个同学也围了上来,“嘴硬是吧,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不要瞎——”正当我准备反驳之际,左边脸颊突然传来疼痛的感觉,随即是一阵目眩,我脚步不稳,踉踉跄跄摔倒地上。"

 文学"

拳脚如雨般落在我身上,我蜷缩起身体,毫无还击之力。不知过了多久,他们终于停下手,悻悻然地离开了。我挣扎着翻过身,平躺在地上,太阳依旧肆意地释放着光芒,疼痛感从脸部蔓延全身,但我已分不清这到底是阳光晒伤的疼痛,还是暴力施展的疼痛。

“同学,你没事吧?”一个温柔的声音传入我耳中,我睁开眼睛,一位身穿夏季校服裙的长发女生俯身站在我身前,裙摆在风中微微飘动。从校服判断,她应该是我们学校高年级的学姐。可能是逆光的原因,我看不清她的脸,我只记得她长着一双大眼睛。

“......没事,我没事......”我摇了摇头,尝试坐起来。

“哦,那这个给你吧。”她从拎着的帆布袋里拿出一块叠成小方块的手帕给我。

“谢谢......”我说话的时候,嘴角因为疼痛而抽搐了一下。

“嗯,不客气!”她脸上浮现一抹笑容,随后挺直身体,转身离开了。我目送着她的背影走远,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手帕,那是一块印着Hello Kitty图案的蓝色手帕,图案里的Hello Kitty坐在一只粉红色鬃毛的独角兽背后,在阳光明媚的天空飞翔。

那块手帕,我一直保留着,想着哪天再遇见那位学姐时,我可以还给她,然而,暑假过后,我再也没有看到那位学姐,不知道她是毕业了,还是转学了。

......

大学毕业后,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我只好硬着头皮去了大伯的贸易公司做业务员,心想着一边积累经验一边物色新工作。

星期一早上10点的会议室里,公司总经理,也就是我大伯,涨红着胖胖的脸,激动万分地说道:“前段时间我找了几家银行申请贷款,现在已经有点眉目了,中行和建行基本可以批下额度,就看哪一家效率高一点了。等额度批下来之后,我们设立分公司的计划就可以实现了!”

凭着大伯那张能说会道的嘴巴,以及邻家大叔的友善外表,他为公司带来了稳定的业务。他是个按部就班的人,辛苦打拼多年后,他想着是时候要让公司走上一个新台阶,于是在今年年初,他提出要开设第一家分公司,但苦于资金不足,计划迟迟未能实现。为了找银行贷款,他可是跑遍市内各大小银行,按他的话说,贷款利息是笔不小的支出,得尽可能找一家价廉物美的银行合作。

下午2点上班,我打开笔记本电脑,把上周和新客户谈好的买卖条款要素填入销售合同里,检查无误后,将合同文本一式两份打印出来,准备找大伯签字确认。

他的办公室门口敞开着,我探头进去查看,没有发现他的身影。我走到他的胡桃木办公桌前,将合同放在桌上,抬眼看了一下办公室窗外的城市风景,轻纱般的白云漂浮在蓝色的天空中,一动不动,阳光照射在对面的办公楼玻璃外墙,反射出闪闪亮光。

我扬起眉毛,绕过大伯的办公桌,坐到他的椅子上,我想感受一下在这个房间里工作是怎样的一种心情。桌面上的台历已经翻到6月30日,明天就正式踏入下半年了。或许再过几年,我也能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办公室。我闭上眼睛,幻想着美好的未来。

“您好,请问是高总吗?”耳边传来的嗫嚅声音把我拉回了现实。

循声望去,办公室门口站着一位身穿银行制服的女生,她头发扎成马尾束在脑后,露出一张精致小巧的面容,白皙的脸上,一双黑色大眼睛闪着怯怯的目光,像是一只受到惊吓的小猫。

“嗯……”我坐在大伯的位置,不置可否地回答。

“刚才前台接待说您在办公室,让我直接过来找您。”她接着说道。

“嗯……你坐吧。”我伸手示意她进来。

我们隔着办公桌相视而坐,此时,我得以看清她的容貌。怎么说呢,她长得还挺好看的,但不是漂亮那种感觉,更多的是可爱的感觉,就像是从漫画里走出来的某个角色。嗯,美中不足的是,她个子不高,最多到我肩膀,如果她能再高一点,那就完美了。

“忘记自我介绍了,我是工行的客户经理,我的名字是潘苑芝。”她笑了笑,语气有点生硬,“今天本来应该是我同事过来拜访您的,但她突然生病了,她说您一直等着她回复银行额度的事情,所以,她拜托我,今天无论如何都要过来向您汇报进度情况。”

工行?早上开会时,大伯说的是中行吧?难道我听错了?到底是中行还是工行?我内心嘟囔着。

我故作姿态地说道:“没关系,谁来都可以。没错,我们一直等着你们的回复,现在额度批下来了吗?”

“嗯,您的银行额度已经批了,我同事向领导申请了特批,最终审批的额度是人民币10万!”她眉毛舒展,露出浅浅的微笑,“我同事说,如果我们能为您特批额度,您会考虑转一些存款到我们银行做理财。”

“10万?”我蹙眉,喃喃自语。

她舔了舔嘴唇,微微探身往前,继续说道:“高总,我今天过来拜访您,除了转告额度审批的结果,其实还有一事请求,就是我想请高总帮忙,能不能今天就转一些存款到我们银行呢?”

“为什么?”我撇了撇嘴,好奇地问道。

她低下了头,不安地解释说:“因为今天是6月底了,同时也是上半年的最后一天,银行要考核这两个时点的存款业绩。”她停顿了片刻,似乎在找寻合适的话语,随后抬头直视着我的脸,声音变得有些急切,“实不相瞒,我们支行现在还没完成预定的业绩目标,行长让我们今天下班前,无论如何都要想办法拉些存款回来,所以,我只好冒昧请求高总帮帮忙了。”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

“才批了10万,这也太少了吧。”我咂了咂舌头,“现在做生意到处都要花钱,10万这么一点额度,请客户吃顿饭都不够。我说你们至少得批个100万吧。”我摇摇头,故作轻蔑地回答,但我承认我是有点夸大其词了。

“100万!?”她惊讶地重复道,本来就大的眼睛,顿时瞪得更大了。

“嗯,100万应该差不多了。”我扬起眉毛,得意地笑着说。

“怎么办呢?……这么大的额度,得走好多审批流程啊,再说,现在也来不及重新申请了。”她肩膀下垂低语道,语气透着明显的焦躁。

“你想想办法吧,额度太小对我们没有任何意义。”

一阵缄默不语过后,她抬眼看着我,一脸忧愁地说:“要不我先回去请示一下领导吧,我看一下他有没有办法调高额度。”

“好啊,那就麻烦你了。”

她欠身站起,失望的表情表露无遗,她缓缓地走向办公室门口,就在背影快要消失在门口之际,她突然转过身来,朝我点头致谢。

那一刻,我内心深处某种东西似乎被触动了。

我伸手看了一下手表,时间显示下午2:46,估计大伯是临时有事外出了,一时半会回不来,我拿起放在桌上的销售合同回到自己的工位。

临近下班时候,大伯醉醺醺的回来了,身上散发着一股酒味,听说他是去了外贸协会的联谊活动。我把下午工行客户经理来访的事情跟他说了,结果却被狠狠地修理了一顿,他责怪我不应该随便假扮他,更不应该怠慢别人。

果然,是我搞错了。

那个工行女生说的银行额度,其实是指大伯个人的信用卡额度,和公司的贷款额度完全是两码事,而且,大伯早上提到的贷款银行是中行和建行,压根就没有提到工行。

我不单自己误会了,还误导了别人,我想立即给那个工行女生打电话解释,但一看时间,我就放弃了,现在已经是下午5:48,她可能也放弃了。一股内疚感涌上了我的心头,希望我没有给她制造麻烦吧。

第二天一整天,那个银行女生都没有来过,我为自己辩解,可能昨天她们就已经拉到了其他客户的存款,所以就没有必要再来找大伯帮忙了。至于信用卡的事情,我想她们可能真的在为大伯申请调整额度吧。

晚上下班,在去地铁口的路上,经过一家711便利店,我径直走了进去,买了一些速冻食品作为晚餐。步出便利店的自动门,我拎着便利店袋子,悠闲地走在通往地铁口方向的人行道上。

我环视了一下周围,视线前方一个长发背影映入眼帘,她步伐缓慢,和身边匆匆前行的路人形成鲜明对比。只见她走着走着,突然蹲了下来,路边行人依旧匆匆而过,我走了上前,站到她身旁,低声问道:“欸,你没事吧?”

她的头发垂下,身体不知觉地抖动着,隐隐约约中似乎可以听到低声抽泣的声音,我又问了一下:“小姐,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了……?”

话音刚落,她突然站了起来,转身趴在我肩膀上放声大哭,我被这一举动吓得动弹不得,仿佛是被施加了某种魔法。此时,路过的行人纷纷向我投来谴责般的目光,似乎认定我就是电视剧里演的那种薄情寡义的花心大萝卜,现在准备抛弃痴心善良的女朋友。

“你…没什么事吧……?”

“呜呜呜……”

“呃……这个给你吧。”我艰难地从裤袋里掏出手帕递到她面前,她松开我的肩膀,接过手帕,低头用力地擤鼻子。

我站在她身前,等待她情绪安静下来。当我定睛细看时,我惊讶地说不出话来。眼前这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女生,竟然就是昨天那个银行女生,她怎么会在这里?

“潘苑芝?”我想起她的名字。

她停止了哭泣,抬眼看着我,眼睛透露着错愕不已的神色。当她回过神来时,她双手把我推开。

“都是你不好,你根本就不是高总,你为什么要骗我!?”她仰起头,用红着的眼睛瞪着我。

“我不是故意的……”我避开她的视线,底气不足地回应道。

“你知不知道,就是因为你,我没有完成存款任务,行长不单责骂我,还说要扣我奖金,”她吸了吸鼻子,“而且,我同事还误会我是故意破坏她的客户关系......她们都不听我解释......”她把擤过的手帕塞回给我,扭头转身就走。

“那个,我不是故意的,你听我解释……”我急忙想要叫住她,但她头也不回,很快就消失在我视线范围,留下我一人愣在原地。

星期三早上,我请了半天假。经过昨晚一整晚的认真反省,我决定去找潘苑芝当面道歉,顺便替她向银行领导和同事解释原委。我问大伯要到了她上班的银行地址,其实不远,与我们公司只有1个地铁站的距离。我从家里出来,在家楼下的花店挑了一束鲜花,为了不弄坏花朵,我决定直接坐的士过去。

她所在的支行位于罗湖区一栋像是90年代建成的大厦一楼,前面是深南大道,旁边是一个大型住宅小区,身后是一个公园。

可能是我来得比较早,银行似乎刚开门营业,从外面往银行里窥看,办理业务的客户并不多。突然,我的眼角余光捕捉到潘苑芝的身影,我赶紧躲到大门外一侧,捧着鲜花忐忑不安地来回踱着脚步,心里一遍遍演练着昨晚准备好的说辞。

就在这时,两个身穿保安制服的男人出现在我面前,凶神恶煞地上下打量着我。

“你在我们银行门口鬼鬼祟祟的,你想干嘛?”其中一个脸庞消瘦的保安质问道。

“没干嘛,我在等人。”我露出平静的笑容。

“等人?我盯着你好久了,你是前几天过来骚扰我们银行女员工的那个变态吧!?”

“我是变态?”

“我看他有点像,应该就是同一个人。”另外一个保安附和道。

“欸,话不要乱说,我哪里像变态了,真是的,你们眼睛有问题吧?”

“你说啥!”

“没说啥。”

我们的扰攘声把银行里的顾客和工作人员吸引了出来,“我再说一次,我是来等人的,你们不要耽误我事情,好吧?”

“走走走!这里没有你要等的人。再不走,我们就不客气了!”他们用力把我往外推搡。

“你说什么!?”我怒火中烧,站稳脚步后,一手拿着鲜花,一手握紧拳头。

“停手!”人群中传来一个喊叫声,随即出现了潘苑芝的面孔。

我朝她伸手打招呼,她没有说话,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面前,随即拉住我胳膊往前走,直到拐角处才松开手。

“你来这里干嘛?”她转过身来,双手抱臂,面露不悦。

“那个,呃…我…我是来道歉的。”我挤出笑容,把手上的鲜花递到她眼前。

她愣了一下,没有接过鲜花,摇摇头说道:“唉,算了,这事也不能全怪你,我也有责任,如果我不是理所当然地认为你就是高总,就不会耽误事情了。”

“……其实我也姓高,我叫高子健,你叫我高总,也不算错,只不过公司里的人都习惯称呼我小高。”我尴尬地笑了笑。

她愣了一下,噗哧一声笑了出来,一股暖心的感觉流淌在我心里。

“这是我早上特意为你买的,你收下吧。”我双手捧上鲜花,再次诚恳地说道。

她犹豫了片刻,伸手接了过去,“谢谢了,这花好香啊。”她看着手上的鲜花,嘴角浮现一抹微笑。

我挠了挠后脑勺,避开她视线说道:“中午我可以请你吃饭吗?就当作我给你带来这么多麻烦的补偿……”

“不行。”

“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接着说道,“我中午已经约好了客户,不能随便爽约。不过,如果你愿意请我吃晚餐的话,我可以考虑一下。”

“真的吗!?”我眼前一亮,喜出望外地说,“可以,那就晚餐吧,我知道这附近有一家意大利餐厅,口味挺好的,我下班后来接你吧。”

“嗯,可能要晚一点,大概八点吧。”

“好,没问题。”

“晚上过来,你到银行后门那里等我吧,我们营业结束后,只能从后门走。”她指了指身后的银行大厦。

“好,一言为定了。”

我把她送回银行,互留了手机号码之后,我带着愉快的心情回到了公司。下午的时间过的异常漫长,我坐着坐着就走神了,脑海里总是浮现她的身影。

晚上八点,我如约来到她的银行大厦,她给我发了短信,说行长在和她们开业务会议,恐怕没这么快结束,让我找个地方坐着等。于是,我走向银行大厦后面的公园,一边随意溜达一边等。公园里有不少老先生老太太在散步聊天,不时还可以看到一些手牵手的情侣,但这个公园灯光照明设施明显不足,如果有坏人想要躲在哪个角落图谋不轨,那也是很有可能的。

过了好一会,她给我发来短信,说会议差不多可以结束,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晚上8:28。于是,我原路返回,加快步伐,我从裤袋里拿出手帕,擦去额头冒出的汗水。

当我走出公园,来到银行后门位置时,一个穿着长袖运动服套装的短发男人进入了我眼帘,他躲在后门一侧的阴暗角落,左顾右盼,形迹相当可疑。只见他突然把裤子拉下,露出赤裸的臀部,随即又急忙拉上裤子,我被他这怪异的举动惊呆了。

难道保安说的变态就是这个人?我回想起早上的对话。糟了,潘苑芝马上就要下班出来,这不就正好会碰上这个变态吗!?不行,我得阻止这个变态。

“喂!你在干嘛!?”我一边往前走,一边厉声喝道。

变态男人可能没想到有人在背后观察他的举动,他猛地转过身,一幅恼羞成怒的表情。他没有立即跑走,反而是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一根短棒状物体,朝我冲了过来,嘴上嚷嚷着什么。

我心里咯噔一声,希望他手里拿着的不是匕首或什么锋利的武器,因为我只有赤手空拳,不一定招架得住武器攻击。

说时迟,那时快,他已经冲到了我面前,高高挥起手上的东西向我砸下来,我伸手挡了一下,肘部瞬间传来断裂般的疼痛,我可以确定,那是一根伸缩棍。

“咚……”仿佛是棍子敲打某种硬物发出的一阵闷响。

我被重重地击中头部,眼前一黑,身体往后瘫软倒地,那个变态男见状,立刻扭身逃跑了。我的头歪向一侧,视线变得模糊起来。

夏天的夜晚,微风习习吹过,仿佛耳边的轻声细语,诉说着温柔,闭上眼睛,晚风就像是一股潺潺流水,安静地漫过心底最柔软的地方。

“你怎么了!?喂,你快醒醒啊,高子健!”一个焦急的声音在我耳边不断地呼唤着。

我努力张开眼睛,首先进入眼帘的是一个黑影,逐渐变成一个轮廓,慢慢地我看到了一双眼睛。

我好像在哪里看过这双眼睛。

“发生什么事了!?你到底怎么了......”

我凝视着这双眼睛,霎那间,沉睡在脑海深处的记忆复苏了。

那一年夏天,暑假前的结业典礼,我曾经看过这双眼睛,当时的我也是这样躺在了地上,虽然满身伤痕,但这双眼睛却像万能药般,温柔地抚平了我的伤口。

我已经恢复了意识,躺在地上,咧嘴笑了起来。

“吓死我了,你到底怎么了?……你还笑!”她委屈地说道,似乎快要哭出来。

“你还记得这个东西吗?”我伸手从裤袋里拿出手帕。

她吸了吸鼻子,伸手接了过去。她把手帕摊开,Hello Kitty的图案显现出来,她盯着手帕的眼神,从最初的困惑,慢慢变成诧异。

“这是……”她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手帕,视线在努力寻找着焦点,似乎怀疑眼前的事物是否真实存在。

“我一直把这块手帕带在身边,想要找回它的物主。”我坐了起来,认真地看着她。

她点了点头,身体微微颤抖着,眼睛因充血而变得通红,眼角的泪水滑落了脸颊。

“我想,我已经找到她了。”



三蛋一周重点

中超控股:关于控股孙公司获得发明专利的公告
中金网 0727 晚间公告汇总:吉林森工一季度由盈转亏
中铝集团电子招投标平台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行票据递送服务公开招标公告
中国重庆市江北区重庆市江北区建新东路290号,长安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的地址

三蛋其他阅读

德尔斐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