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解决和“泼妇”相处这个问题

三蛋推荐阅读

能继续一起过,过去的事儿就不能再提了
一路走来太累了,停下来歇歇吧
带着最亮的那束光,去看你最想看的人


你们遇见过“泼妇”吗?你们是怎么和她相处的?

我生平遇见过的最彪悍的泼妇,就是我家的大嫂。

我老家在农村,我大哥和大嫂是上个世纪的80年代结婚的。我们家祖祖辈辈都生活在一个小小的农村,而大嫂的家在我们镇上。就因为这一点点大村和小村的差别,大嫂觉得我们是农村人,她家好像是城里的人。她觉得我们家穷,看不起我们。我大嫂人高马大,性格强悍,我们一家人都惹不起她,也不敢惹她。我大哥虽然不怕她,但是在所有的事上,大嫂的话,就是大哥的话。他们俩是一个观点。

自大嫂嫁到我们家以后,就成了我们全家事实上的领导人物。我的父亲和我的母亲,没有一个敢招惹她。因为家里穷,她又是我们家第一个儿媳妇,父母觉得只要有人愿意嫁到我们家就不错了。哪还敢挑三拣四?不管平时她说话有多难听,做事有多霸道,我们一家人都顺着她。,从来没有任何时候抵触过她。

在家里没有对手,难免寂寞。我大嫂就把她过剩的精力用到了外面。整个胡同里所有的妇女,不管是老娘们还是大闺女,没有一个不怕她的。和大嫂很早以前就在一个胡同的大姨,也是高大健壮,得理不饶人,年轻的时候妥妥的一把好手。但自从大嫂住过去以后,三下五除二就把那位大姨摆平了,自觉退居到了二线。

"

 文学"            我大嫂不但性格强悍,手底下也真有两下子。上初中时,大嫂的座位前面是一个男生,人特别坏,家里排行老三,外号“鸡毛三儿”。此人家族势力强大,他家老爷子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老红军。这人仗着老爷子的威名横行霸道,到处惹事儿。大家碍于老红军的崇高声望,虽然见他长得鸡头狗脑一小堆儿,也没人当真和他对着干。这小子得寸进尺,以为大家都怕他。

初中快毕业时,他的座位调在了大嫂的前面,因为大嫂长得不错,个子又高。这小子就故意找大嫂的茬儿,故意用背往后面大嫂的桌子挤靠。一次两次大嫂都不跟他计较。终于有一次,这家伙竟然吃了熊心豹子胆,抓了一把大嫂的辫子,还哈哈大笑。

大嫂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心里的一把无明业火腾腾地由脚底直冲脑门。所谓人若犯我,我先忍忍;人再犯我,要紧牙根;人还犯我,打死你个龟孙!我大嫂站起身来,双手抓住“鸡毛三儿”的后衣领,就像提溜着一个小鸡子似的,一下子将这小子从桌子上硬拖到后面大嫂的座位上,摁下就是一顿狂揍!

“鸡毛三儿”那点儿身板,又瘦又小,怎么能是大嫂的对手!被大嫂摁在座位上后全然动弹不得。那时都快到夏天了,衣服穿得都很薄,“鸡毛三儿”的脸上、头上和背上被大嫂连打加扭,很快就青一块紫一块,鼻子也流血了。这家伙倒是硬气,全程一声不吭,除了挣扎,就是默默承受。我大嫂打人也是一声不吭,只重质量。

两个人就这样撕打了十几分钟,全是无声无息。周围的同学静静观看,也是无声无息。既没有人前来拉架,也没有人叫喊,更没有人去叫老师!大嫂打累了,放开“鸡毛三儿”。这小子被放开后,头也没抬,直接回了家。大家都以为大嫂麻烦了,他肯定是回家叫人来理论,找学校闹。同学们都为大嫂担心。

你猜后来怎么样?一连三天,啥事儿没有!三天后“鸡毛三儿”照常来上学,还是那么喜欢招惹别人,但再也没有找过大嫂的茬儿。

我有一个本家的堂哥,特别喜欢惹是生非,尤其喝了酒后,到街上耍酒疯。我们村不管是家族大的,还是有力气的,没有一个人敢劝他,也没有一个人敢惹他。就是一个村霸。这位堂哥家人丁不旺,母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过世了,小的时候经常跟着老爸受气。后来就自己一个人偷偷在家打沙袋,练武术。

这位村霸堂哥虽然没有练出什么绝世武功,但力气和胆量却是练出来了。最要命的是打架下死手,不留情。后来娶了个媳妇也是个只怕事儿小不怕事儿大的主。两夫妻互相鼓励,互相壮胆,打遍了我们村所有的他们想打的人。虽然败多胜少,但两口子贵在坚持,打完一次还想着下一次。就是一对平头哥。

后来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家里莫名其妙地得罪了这位堂哥。起初是三天两头说点儿挑衅的话,后来就明着跟我们家下战书。鉴于这位堂哥十几年的威名,我父亲实在不想和这位冤家结仇。我大哥在外面上班,我二哥空有一身力气,人却胆小。我们家一忍再忍。

但是,即使我们再忍让,也挡不住别人要欺负我们的步伐!终于有一天的深夜,这家两口子趁我大哥不在家时,大半夜跑到我大哥家的大门口闹事儿。那时候大嫂还年轻,她怕夜里看不清,吃了对方的暗亏,就爬到房顶上和对方打口仗。

大嫂一人单挑两人,折腾了大半夜。虽然没打架,但是口头上却丝毫不落下风。第二日早上大哥回来,带着二哥和大嫂到他们家兴师问罪。他们两口子吓得对方两口子痛哭流涕,赔礼道歉。经此一役,这位堂哥的威风折了不少。

我二嫂是个彻彻底底的老实人,和我二哥一样。真的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二嫂自嫁到我家,看见大嫂就像老鼠见到猫咪,在大嫂面前一辈子不敢大声说话。不管大嫂说什么,我二嫂都是唯唯诺诺。两人生下的孩子延续了这种模式。二嫂的的儿子看见大嫂的儿子,就像二嫂看见大嫂。

我从小就怕我大嫂,从来不敢惹她。有次忘了不知道什么事儿,她一个人训斥我,直到把我把我骂哭。那时候我TM都是高中生了!我爹娘也没有骂哭过我!后来考上大学离开老家,才不受她的气了。

如今大嫂已经快60岁了,性格比以前好了许多,我们也不再生气了。毕竟是一家人。大家要问我是怎么解决和“泼妇”相处这个问题的,就是两个字,一个是“躲”,惹不起躲得起;一个是“熬”,熬到她年龄大了没脾气了,就一切OK了。



三蛋一周重点

身边的他一直不离不弃,细致周到也唠唠叨叨照顾着自己
她真的离去了,这个人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都什么时候了,快让我先检查检查伤口
不发无缘无故的火,不拿孩子当宣泄自己情绪的出口
与往日不同的是,他的眼神里有了新的东西

三蛋其他阅读

德尔斐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