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样的男人,有什么可留恋的

三蛋推荐阅读

我的心情被她蹂躏得碎了一地,心底暗骂她,真是个讨厌的家伙
能继续一起过,过去的事儿就不能再提了
怎么解决和“泼妇”相处这个问题

“谭京,你……你别闹。”韩晗被谭京步步逼退,直到靠在一棵松树上,眼看着谭京的脸已经凑了上来。

“你来帮我拿衣服,旱鸭子。”谭京说着把手里的衣服塞到韩晗手里。

韩晗如梦初醒,看着谭京这会已躲在一个巨石后面,只露着半个脑袋。

“别偷看,我换泳裤呢。你以为我想做什么,我要有想法,还用跑到这来,在家里机会那么多。”谭京说。

“你个死人。”韩晗一把将手里的T恤扔到地下,生气的朝着T恤踢着脚底的树枝烂叶,嘴里仍不忘念叨:“你个臭谭京,烂谭京,谁说要给你看衣服,你以为你是谁。”

“姑奶奶别踢了,一会儿我还穿呢。”谭京衣服没换完,也不能跑出来制止,看着已面目全非的衣服,只能远处苦苦求饶。

韩晗踢完树枝子,也没理谭京,独自走到泉子边上开始观察这水池,泉水略发碧绿,清澈透底,从池子底端不时会有一溜小小的水泡冒出来。池子面积不大,看来知道这个地方的人也不多,四周都没有用砖砌起来,边上的泥土都有些松散了。

“再帮我拿着这个。”这时谭京走过来,将挂在脖子上的一块玉坠摘下来交给韩晗。

“这是什么东西?”韩晗拿着玉坠问。

"

 文学"

谭京很认真的对韩晗说:“这块玉坠对我可是很重要,当初我的祖母从泰山顶帮我祖父求来的,在我们家族传承了好几代了,只有家里添丁的时候,上一代才会把这个玉坠传给下一代,这是我爸爸传给我的,带上它会有益身体健康,逢凶化吉。”

“属于传家宝了?”

“当然了,所以,你先帮我保护好了,等我游完泳再给我。”

“知道了,我又不会给你贪了。”

“小心,水很深。”这时谭京已经走到了水边,并指引韩晗到更安全的石头上坐着。

“以前没少和你的小初恋上这里来吧。”韩晗问谭京。

“我哪里有初恋,我的感情世界你又不是不清楚。”谭京开始下水了。

“那徐晓白不算吗?”韩晗追问。

“不能算,她是老手,只是在她感情空白期寻找一个玩伴罢了,我们没有感情。”谭京在泉子里玩起来了。

“那你在天津认识的那个妞!你们一起去过青岛的对不对?”韩晗追问。

“以前的事,给你解释过了,你怎么跟林一鹏似得,认死理。”谭京干脆仰在水面,“我说,当年我为你,落得如此惨的下场,你不会又和那个人和好了吧。”

“那样的男人,有什么可留恋的。你不知道,你那一书包,不但把你打出学校,也把他的自尊打没了,据说他肿着脸,又整天在学校里被人议论,扛不住,没过几星期也离校了,之后消失了一般,没人见过。”



三蛋一周重点

身边的他一直不离不弃,细致周到也唠唠叨叨照顾着自己
她真的离去了,这个人从今往后再也不会出现在我的生命里
都什么时候了,快让我先检查检查伤口
不发无缘无故的火,不拿孩子当宣泄自己情绪的出口
与往日不同的是,他的眼神里有了新的东西

三蛋其他阅读

德尔斐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